我们曾经都很可爱

  • 2020-07-10

第一次恋爱,我是那种死也不把爱讲出口的人,不要说甜言蜜语,根本就是拒绝沟通,我总认为对方应该要懂,不需要我说,他如果爱我就能猜得到。

还记得他每次打给我都会问我妳在干嘛,有次他打给我忘了问,我说你怎幺没有问我在干嘛,他就很配合地说妳在干嘛,我那天特别慈悲和蔼就回答他,我在想你啊。他非常高兴,一直问我真的吗。

只是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对方就能开心,可是为何这件事情那幺难?好像是一种学习,必须要跌倒几次才慢慢知道这世界不是围绕着自己,必须去表达、去沟通,对方才能了解很多事情,对方也才能真正感受到被在乎、被关心。

但这种爱人的能力真的是需要学习的吗?不是应该是与生俱来的吗?

我还记得很小的时候我有自闭期,但是再大一点我就异常活泼,那时候的自己实在很阳光,小朋友的内心真的很乾净。

那时候我和姊姊平常都是跟阿公、阿妈住,只有週末会回家住,我知道阿妈喜欢看歌仔戏,每次我看到歌仔戏都会叫我阿妈看,可是如果回家,我就得打电话跟我阿妈说现在哪台有歌仔戏,偏偏我幼童时没有不能依赖人的想法,每次要打电话给我阿妈,我都问一次我妈电话。 有一天晚上大概九点多吧,我又发现了歌仔戏(那个年代三台真的很常有歌仔戏啦),我就叫我妈帮我拨电话,我要跟我阿妈讲。

是这样的,在大人的世界都会觉得这种情况有点为难,因为已经很晚了,老人家也该睡了,但我很相信我阿妈平常这时候还没睡啊,可是我妈就一直要我不要去打扰。

小孩的心灵是很单纯的,我只觉得我看到了一个我知道阿妈喜欢的东西,为何我不能赶快跟她分享? 当下真是气我平常没把电话记着啊,也就是那晚,没错,就是那晚,我终于背下了我阿妈家的电话。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叫阿妈看歌仔戏的基因,就像是会遗传一样,我的弟弟小我七岁,在他还是无辜天真单纯的幼童时,他也做了跟我一样的事情。

我会知道是因为有次我回到阿妈家,听到我阿妈用很开心的语气跟亲戚说,我弟那天打电话要她看哪台有歌仔戏。 语气里面尽是那种我没有被遗忘、我被记得、他心里有我的高兴。

当然现在的我,或是现在的我弟,都不会在看到歌仔戏时拨通电话给我阿妈。

因为我们都不再像个孩子那幺单纯,不再认为心中有什幺就该去分享,我们像所有大人一样,开始害怕去给了会造成别人的负担,害怕会不会造成别人的为难,让别人想拒绝又不敢,害怕会不会让自己尴尬,会不会遇到释放好意却被拒的难堪?我们讨厌彆扭,讨厌被当成笑柄,我们觉得应该是要被人讨好,而拉不下脸去做讨好的动作。我们好的没学到,学到最多的就是替对方预设立场,认为对方需要什幺、不需要什幺,对方一定是怎幺想,对方这幺做一定代表什幺,没那幺做一定代表什幺,我们就是不像个孩子大大方方开口用讲的、用问的。

我们曾经都很可爱

《姊妹淘作家TOP 100年度大赏》>>即刻投票去

在姊妹淘众多文章中,你最想收藏谁的文章?

用「讚」和「收藏」给专栏作家们鼓励,累计积分还可获得价值万元Babyou福袋组、可爱圆仔行动电源!

在感情的表达上,好像活得越大,就越往后退。好小的时候去学校认识朋友,大家天真无邪跑来跑去,大声说着我叫做什幺名字,没有团体,没有顾忌,也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都嘛是家长要在后面说那个同学看起来很複杂,妳不要太靠近。 大了一点之后开始就不同,有些人等着别人主动接近,有些人懂得去选择适合自己类型的朋友群,有些人想接近别人,却又担心会不会格格不入,会不会热脸贴冷屁股,会不会显得自己很蠢。

我们越来越不健康,然后开始恋爱,我们忘了我们曾经都是那种不用想太多的孩子,可以大大方方走到一个人面前就开始跟对方游戏,我们不用去考虑自己是不是外型不够好,对方会不会不想认识我?我们不用去考虑自己是女生,如果太主动去表达善意好感,会不会被人当花癡而有不好的传闻?我们曾经都是没有形象的,没有包袱的,我们曾经很懂得去爱,看见对方喜欢的东西就想要分享,很捨得去给予,直来直往,如果做的事情让对方不开心,我们就道歉,我们不会像现在,总是先想破脑袋去猜自己这幺做、对方会不会不开心、会有什幺反应。

许多的担心都是围绕着我,我们怕对方不开心,其实也是怕自己丢脸,或是怕自己错失了一个机会,我们怕打扰对方,其实也是怕自己难堪,我们没有学会爱,可是学会用很多冠冕堂皇又感性的藉口来包装自私的这个我,我们只学会怎幺保护自己。

这好像古老的说法,当妳把拳头握得很紧时,妳虽然不会失去,可以也将什幺都拿不到。

当我们很会保护自己,不让自己有丢脸的机会,不让自己出糗,把自己矜得好像过得很不错,好像很有格调,我们也失去了一再对真爱敲门的机会。

如果每个人都无法放下自我,勇于去表达自己的心意,对方要怎幺知道自己是被欣赏、被喜欢、被爱的?每个人都想要当被对方表达爱意,然后拥有选择权、控制权的人,那这世界上到底还有谁在相爱?

我也记得我表哥和表弟,有天傍晚把我叫去他们房间说有东西想要给我看,然后我走进他们房间,他们把窗帘拉开要我看外面的夕阳,他们说因为很漂亮想叫我一起来看,我只觉得很感动,感动到十七年了我都记得这件事情。

我也记得我和高中男友分手后,我们坐着公车要等着分离,车子经过大直的大湖,他欲言又止,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叫了我一下说:「妳看这里很漂亮,我前几天经过这里就有想到希望妳也能看到。」

被人记得、被人在意的感觉很好,女生最爱说男朋友心里没有我,其实也就是抱怨自己感受不到那种,自己好像有被记得、被在乎、被重视的感觉,但我必须要公平地说,虽然我也是想要享受的那种人,可是我们还是要摸摸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付出了什幺?当你内心有感动、有想念,你有让对方知道吗?当你哀怨着自己没人要时,你有问自己做了些什幺让别人想要来亲近你吗?而这些事情你是真的不会做,还是你选择不做?你是不是想了太多的我,才绑手绑脚?

爱是很单纯的,是人性让它变得複杂。当你想要在爱里找回当小孩的瘾,想要当那个被疼、被宠、被包容的角色,当你就是要像个小孩一样幼稚任性,别忘了也要有小孩的胆识和气魄,小孩没有在怕丢脸的,想黏就黏,想爱就爱,会怕就哭。所以小孩烦人但可爱。我相信如果小孩可以选,绝对不希望自己都不能好好说话,要别人猜自己现在到底为了什幺而哭,不过为何我们长大了却要倒着走,我们可以说话,可是却选择不说,要让别人来猜? 我们曾经都很可爱,愿意去爱,值得被爱,现在只剩下烦人就算了,还要缠着每个人问自己为何没人爱。

 本文出自就跟你说了是蜜蜜

就跟你说了是蜜蜜粉丝团

我们曾经都很可爱

《姊妹淘作家TOP 100年度大赏》>>即刻投票去

在姊妹淘众多文章中,你最想收藏谁的文章?

用「讚」和「收藏」给专栏作家们鼓励,累计积分还可获得价值万元Babyou福袋组、可爱圆仔行动电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资讯

推荐阅读

本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