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时汤姆,有时夏天

  • 2020-07-10

我们有时汤姆,有时夏天

爱情里,你我分成两种族群,不管是偶然与巧合,或是被动等待与积极逐爱。

总是有人相信真爱从天而来,能在转角遇到爱。有人则相信随遇而安,顺眼 OK 下回亲嘴。爱情以各种面貌隐藏在你我身边,时而低调暧昧,时而高调抢眼,只是有时像瞬间蒸发的水蒸气,来不及留意就烟消雾散,有时如影随形,却总晚一步回头。

正当爱情电影以它万千种华丽衣裳向观众展览到了尽头时,很难想像仍有像《恋夏(500日)》再度以音乐歌曲为爱情催化剂,孕育着恋人爱情絮语小宇宙,那个只有曾经把音乐当日记写故事,引用歌词转载你的沧海桑田,乐手们颓靡的伤感心情只有像你般心思缜密的人才懂。

歌曲里的万千宇宙就是你的星空,能和你一起仰头凝望的同频率心跳者,你知道,那是千万分之一的机率。你知道,那样,很接近爱情赋予的另一半想像。

然而,《恋夏(500日)》里的男主角汤姆与女主角夏天不是我们熟悉的爱情片的典型角色。

汤姆是个相信真爱会以某个形式诞生的癡情男子,他以那有如《艾蜜莉的异想世界》中的精灵淘气,筛选着自己的偶然与巧合成为命运奏鸣曲。夏天则因父母离异,她的字典里没有真爱,她相信做爱不等于恋爱,牵手不等于相守。所有女孩子认定的先后程序,在她的感情价值观中并没有规矩。外人看待夏天,总摸不着头绪。

汤姆和夏天的起点从音乐相叠,当汤姆在电梯里听着 The Smiths 的 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夏天隔着汤姆的耳机传来的歌曲很轻易地辨识出这也是她喜爱的歌曲。夏天若无其事地说了句:「是The Smiths。」汤姆接着说出:「对。」那一刻,我们都知道,他们已经走向同样频率的彼端。

而且,喜爱什幺样的音乐也等于界定了你的身分,音乐里的默契往往让人嚮往。热爱的音乐类型若是你我的最大公约数,那幺信奉的价值观也应相差不远。人们常把以为这样的音符认同心声,做为交往原点,音乐永远是最讨喜的工具。

也难怪之后汤姆会在办公室播放 The Smiths 另一首歌曲 Please, Please, Please, Let Me Get What I Want 当成表白背景音乐;接着他们到 IKEA,那个适合恋人幻想日后家居生活的温暖空间,背景来的是 Doves 的 There Goes the Fear,我们瞬间都明白那样的心悸,也无法否认,我们都在 IKEA 做过和汤姆一样的梦,编织着,专属于恋人的微笑。

只是,正如同影片开场就说着,这不是一部爱情电影。故事很快急转直下,夏天与汤姆的恋情走味,没有太多原因与交待。夏天更在餐听里向汤姆分手,用的也是音乐圈才知道的寓意。她认为两人关係犹如 Sid & Nancy 里的 Sid Vicious和Nancy Spungen,汤姆认为自己并不像 Sid 那样的坏痞个性,毕竟 Sid 还曾拿刀刺死女友Nancy,这样的比喻不恰当。但夏天说:「不,我才是 Sid。」

爱有时是一把箭,突破对方心房时,幸福将你高高举起。有时则像一把刀,锐利地,狠割淌血,夏天比喻自己,就像 Sid 拿的那把刀。

《恋夏(500日)》里的趣味并不只是在于男主角汤姆回想恋爱时的时态交错,更有趣的是,影片大胆地把我们习惯的男女权力姿态换位。你以为过去都是男人握有发球权,但在电影中却是女主角夏天主宰情势。我们认为等爱是女人大部分的现在进行式状态,但汤姆才是那个遵守偶然与巧合的孩子。

过往爱情电影里的单一价值观与行为準则,观众都习惯专情与花心是两种违背信念的爱情元素,但在本片彻底翻转颠覆。

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同时具备专情与花心,你此时相信你是偶然与巧合的信徒,下一刻也可能变成只相信机会命运在手上的积极份子。

最后夏天变成了汤姆,她相信了命运论,片中她看了《毕业生》后泪流不已,因为片中男主角达斯汀.霍夫曼在婚礼上抢婚,争取而来的真爱,未必和幸福画上等号,她相信、执着的价值观,在那一瞬间,也变成诘问自己的一个问题:到底什幺才是自己要的?于是她在机缘巧合下遇到了另一个让她心动的男子,甚至也愿意一头栽进爱河。她相信了命运论,这一切都是注定的。我们的人生,是有可能像童话世界里那样的瑰丽多彩。

而汤姆成了夏天,他不再成为被动的一方,他在面试新工作时,遇见了另一位对自己似乎颇有好感的女孩,本来觉得或许在面试完将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但他决心主动出击,约她喝咖啡先,说不定,这才是他的爱情故事。观众也不需要等待汤姆告诉结论,恋爱这回事是过程论,也是结果论,当然也有人享受暧昧的起点论。不管你身处哪个位置,你永远很难固执地、天真地,相信你只信奉某种理念。

于是,我们,有时汤姆,有时夏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资讯

推荐阅读

本周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