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的蔷薇

  • 2020-08-03

街角的蔷薇

日文老师对日剧了若指掌,消遣之余也能不断更新日本大众文化的素材,她说近年只有推理剧、法庭剧、职场剧红得起来,1990年代谈得死去活来的爱情尽成壁花,偶尔点开宇多田光的成名曲〈First Love〉,惊呼天啊那时阿光也太年轻——自己也是。

这样说来,从新世纪福尔摩斯引爆腐女全球化,CSI红到被写进大量小说和推甄用自传(「我从小喜欢看CSI,我想进农推系」——喂,你是看到美剧《汉尼拔》第一季第二集了吧!兇手的确是在推广新式蘑菇栽植法),日系与国产推理小说都持续出版,推理好像真的很红欸。为什幺?

本文俨然也要朝推理的方向迈进?没的事,毕竟是个媒体竞逐注意力的年代,悬疑的开头,一波三折的解谜过程,才抓得住阅听人。怪熊不自量力才会想跟重金礼聘的编剧较劲。

不过,的确有一群人,一直有机会搭上这波推理风尚却始终没出手,顶多在他们各自的巷仔口,噢不,教室,开讲,讲一门带刺的学问。他们是社会学者.街角的蔷薇。

有没有编剧差很多,洗好的食材毕竟不会把自己料理成佳餚。社会学者只好学着自己当编剧,看完《甄嬛传》问「贱人为什幺矫情?」,核电争议中,社会学者带大家看各种天灾人祸向来都是「死别人家」,绝对不会死到住博爱路的。「台湾为何没人才?」「你妈怎幺生你的?」「台湾人为什幺常推崇(自己的)民主,却只有一半的人坚定支持民主体制?」

侦探事后诸葛小姐/先生发现「这是谋杀!」,这是推理剧开场的常见桥段,说完这句话,才宣告本事件不是天灾,不是意外,而是某个(群)人策划的犯罪。大部分推理剧几乎都能追出一个(群)兇手,社会学者的推理剧却多半查无此人,挺尴尬的,不知心恨谁,只能捲珠帘。

电影《星际效应》有句话倒是说得不错:大自然没有恶意。刚过去的海啸害你「浪费」几十年,这只有从人类,甚至从当事人的观点才成立1。虽然把社会类比成自然颇受社会学者非议,但或许这幺说也是成立的:社会没有恶意。

意思是说,社会机制的作用方式无关善恶。能力和生物特徵(如肤色)的差异都是歧视的必要条件,稀少触发经济活动,华生是攻,福尔摩斯是受,不是谁好或谁坏;支持独裁的台湾人不是笨也不是坏,然而更多可靠的制度和可信任政府,也许会让他们更有安全感,进而跟强人政治断捨离。

《巷仔口社会学》是台湾社会学者累积多年破案经验的推理剧彙编,一起来破案吧!

Photo by 準建筑人手札网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under CC BY 2.0 license.

  1. 当然,也可以说那不是浪费,而是导向进入黑洞的众多因素之一,但这个说法的前提是,其他时空的人类已经具备干涉更高维度的能力。 ↩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